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0 顶级骚货-芳芳的奇遇









芳今年十八岁,她已经不上学了,在一家KTV里当坐台。


她们那的KTV啊,是比较正规的那种了。如果有客人点小姐的话,顶多是陪唱唱歌,如果涉及到上床方面,那是绝不允许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这种场合,难免有些色眯眯的怪叔叔,或者闷骚的小伙,占芳芳的便宜。再加上,芳芳长得天生丽质,而且年龄又小,身材发育的也特别棒,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蛮腰,挺翘的圆臀,再配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显得格外迷人。


一天,KTV里,有个客人要点芳芳出台,说要请她去酒吧玩,芳芳看那个男人,长得斯斯文文的,而且还戴了一幅金丝眼镜,显得很老实,就答应了他。


芳芳上了那个男人的车,车飞速行驶了大约半小时,可目的地却不是酒吧。


芳芳惊慌的问道:“喂,这是哪里啊,不是说要去酒吧吗?”


眼镜男淫荡的笑了笑,对芳芳说道:“小美人,你知道吗?我忍了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种水灵灵的小姐,快来吧。我的鸡吧都硬得不行了。”


眼镜男一边淫笑着,一边把芳芳扑倒在车后座上。


芳芳虽然是一名KTV的坐台小姐,但她的行为还是蛮端正的,除了处过两个男朋友,上过几次床以外,就没什么其他经历,在这个腐败的社会上,芳芳虽然说不上清纯,但总比那些小姐们强多了,可今天却遇到这事。


芳芳激烈的反抗着:“啊…你快放手啊…你…你…你个流氓败类…放开我…”


眼镜男不理会芳芳的挣扎,把手探进了芳芳的短裙内,抚摸芳芳那滑嫩修长的美腿,另一只手已经侵袭到芳芳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捏芳芳那高耸的嫩乳。


芳芳尖叫着:“你快放…放手…我绝不放过…过你…我要报警…让警察…抓你…你…你…无耻卑鄙…”


眼镜男大笑道:“操,你个臭婊子,跟老子装什么纯情,哥哥我有的是钱,给哥哥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


芳芳挣扎着:“我不要钱…你放我走…啊…别摸那…啊…放手啊…”


眼镜男抬手给了芳芳一个耳光,大骂道:“你个骚货,都这时候了,还装鸡吧纯,你要再叫再动,老子废了你。”


眼镜男说着,掏出一把尖刀,在那锋利的刀刃映照下,芳芳放弃了挣扎,边推边就的在男人怀抱里轻微挣扎着。


芳芳的充满肉感的娇躯在眼镜男的怀里缓缓扭动着。眼镜男的双眼里充满了色欲。眼镜男控制不住的扒去了芳芳的上衣和胸罩,那对雪白的嫩乳顿时暴露在空气下。


芳芳的胸部真的很大,而且乳头的颜色还是可爱的粉红。


眼镜男揉捏着芳芳的嫩乳,用舌头去吮吸那乳尖上粉红的蓓蕾。


芳芳喘息着:“啊…嗯…不要啊…求求你…大哥…嗯…放了我吧…”


眼镜男淫秽的笑着:“小美人,你的身子可真极品啊,今天大爷我走运了。老实点。”


芳芳恐惧的用手轻微抗拒着眼镜男的抚摸,但渐渐的,芳芳开始有了感觉,两条美腿之间的黑林谷地里,已经潮湿了起来。


眼镜男一边吮吸着芳芳那两粒已经坚硬了的小乳头,一边把他那挺立的大鸡吧掏出来,在芳芳两条修长的美腿上蹭着。


芳芳脸色潮红的抵抗着,她的声音弱不可闻:“嗯…哎…嗯…别…别啊…放开我啊…嗯…”


芳芳的身体很敏感,以前和男友在一起的时候,任何暧昧的举动,都会让芳芳有反应,而此时眼镜男的进攻,已经让芳芳的恐惧渐渐淡化,被身体深处的愉悦所取代。


眼镜男看着芳芳那亮泽湿润的双唇里发出娇吟,眼镜男突然像野兽般的吻住了芳芳的双唇,芳芳那滑嫩的小舌尖被眼镜男紧紧含住,眼镜男用力的吮吸着芳芳嘴里的香津。


“唔…唔…唔…唔…嗯…”


芳芳被眼镜男疯狂的舌吻逼得几乎透不过气来,芳芳的唾液不断的被眼镜男吸进口中。在这疯狂的吮吸下,芳芳感觉两腿之间的蜜洞里,已经蜜汁泛滥了。而芳芳雪白的嫩乳,仍旧在眼镜男的手中被挤压着。眼镜男还不断的用手指刮着芳芳坚硬的乳头,芳芳在眼镜男的身体下缓缓扭动着,而那两条雪白的美腿,也紧紧的夹在一起,轻微摩擦着。


眼睛男抽出舌头把头转向了芳芳那两条白嫩美腿间的黑色丛林,那丛林里正是那粉红色的小蜜穴,敏感的芳芳早已经蜜汁狂流了,眼镜男埋在芳芳的蜜穴上,用手拉开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把舌头刺入芳芳的蜜穴里,疯狂的吮吸着芳芳那带有微微的骚味却新鲜无比的蜜水。


“啊…哎啊…啊啊啊啊啊…别…别舔那里啊…快…快把舌头…拿走……”



眼镜男的眼镜上,已经被芳芳那因为兴奋而大量喷出的蜜汁溅湿了,那黏黏的蜜水,就这样流淌在眼镜男的眼镜片上,显得格外的淫秽。


“你个骚货,老子给你舔穴你还不乐意了?不过你这小嫩逼可真是爽啊。没有那些淫娃骚货的冲味,老子很喜欢,我要多喝一点你的浪水啊……哈哈哈哈。”


眼镜男对着芳芳疯狂而淫荡的笑着,随后,眼镜男用舌头在芳芳的蜜穴里用力的刺入,开始无方向的搅动,眼镜男那又长又厚的舌尖,灵活的刺入芳芳的蜜穴深处,轻轻的扫过肉壁,又抽了出来,带出了大量的蜜汁,眼镜男仍然没个够的吮吸着芳芳的蜜水。


“哎…嗯…求求你了…哥哥…别舔了…啊…嗯…我受不了…好难受…”


眼镜男抬起头,看着芳芳那香汗淋漓的俏脸,和那双充满了难受却夹杂着渴望的双眸,还有那幅扭动不已的粉嫩娇躯,再加上芳芳的蜜汁的味道。顿时让眼镜男忍无可忍了。


“你个骚货,叫的这么淫荡,看你这欠操样,老子今天一定给你干上天。你个烂逼!”


眼镜男大声的叫骂着,把眼镜甩到一旁,用手擦去嘴边剩余的蜜水,分开芳芳白嫩的双腿,把他那已经高高涨起无比坚硬的巨棒,用力的贯入芳芳那湿哒哒的小蜜穴。


“啊…啊…啊啊啊…嗯…啊…疼啊…啊…”


眼镜男用手指捏住芳芳那翘立的小乳头,用力的撕扯着,同时,他那巨大的肉棒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抽插着芳芳的蜜穴。


“嗯…啊…嗯…轻点啊…啊…嗯…啊…噢…”


眼镜男掐得芳芳那两粒坚硬的小乳头,不顾芳芳的疼痛,用力的挺着腰,使出全身的力量,冲击着芳芳那黏糊糊的蜜洞。


“嗯…啊…噢…啊…啊啊啊…嗯…”


眼镜男又猛烈的插了数十下之后,就拔出他的大鸡吧,快速的用手套弄着,伴随着眼镜男一声满足的叹息,他将因为兴奋而憋了很久的精液射在了芳芳那潮红的脸上。


眼镜男精疲力竭的躺在芳芳旁边。


“你个骚货,一会等老子恢复好了,一定操烂你的逼,长的这么纯情,叫的真他妈骚,一脸欠操样。骚货!淫娃!臭婊子!”


眼镜男在芳芳的耳边一边侮辱着她。一边用手指在芳芳的蜜穴里疯狂抽动。同时还用舌头舔着芳芳那敏感的耳朵眼。


“嗯…哎呀…人家受不了啦…啊…嗯…嗯…”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嗯…噢…”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的芳芳已经完全抛弃了理智,疯狂而又淫荡的大声浪叫着。在眼镜男用手指插动了几百下后,芳芳在一阵又一阵的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


可眼镜男看着芳芳那淫荡的表情,已经软绵绵的肉棒又重新的立了起来,他二话不说的将大鸡吧插进了芳芳的双唇里……


那一次,眼镜男与芳芳在车里用各种姿势做了六次,直到眼镜男虚弱的一点精液射不出来才停止,而同样筋疲力尽的芳芳却没有被人硬上后的恐惧感,相反,她感到很过瘾,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被陌生的男人野兽般的抽插,真是好兴奋的感觉呢…


那次以后,眼镜男多次的找到芳芳,在各种场合下操她,树林中…厕所里…天台上…楼梯间…录像厅…甚至在中学的午夜操场上都干过。


眼镜男还找了他的各种朋友来一起操芳芳。


现在的芳芳已经彻底的从闷骚转变为露骨的淫荡。已经由一个还有几丝良知的少女,变成了人尽可夫的骚货。


午夜时分,黑色的汽车正奔驰在马路上,车内,是一片春色。


一位中年男子开着车,可他的注意力却很不集中,因为。他的身旁,有一位妙龄女郎张开着白嫩的双腿,用手指在两条美腿之间,抠挖着湿淋淋的骚穴。而她的另一只手,正在那位中年男子的裤裆上抚摸。


这个女子就是芳芳,现在的她,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骚货。


今天,芳芳的朋友过生日,在宴会上,芳芳喝的醉熏熏的,因为芳芳和这位中年男子聊的很愉快,中年男子就送芳芳回家了。


这位中年男子姓孙,因为年龄比较大,还是芳芳朋友的哥哥。人们都叫他孙哥。


孙哥的鸡吧早已经被欲望充满了。他的鸡吧在芳芳那又嫩又白的小手抚摸下,已经如同擎天巨柱般高高翘起。


芳芳那娇滴滴的声音不断的刺激着孙哥:


“孙哥,人家好想要嘛。你的鸡吧好大啊。好硬啊。真是男人啊。快来插我啊。”


孙哥一边听着芳芳的骚声,一边集中注意力开车。


芳芳看着孙哥那因为紧张和激动和发红的脸庞,淫荡的低笑着:


“孙哥,你的样子好窘噢,既然忍不住。就停车来干我嘛。你快看啊。”


孙哥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只见芳芳正对着孙哥,撅起又圆又大的雪白臀部。那双股之间的骚穴早已经被淫水浸湿。而芳芳的手指正在骚穴里不停的抠挖着。淫水缓缓的从骚穴里溢出。骚穴周围的黑毛,已经被沾染的湿淋淋了。


“孙哥,好看吗?”


孙哥,咽了咽唾液,结巴的说道:“真…真好看。”


芳芳用手隔着裤子,揉捏着孙哥圆圆的龟头。芳芳用舌头不断的舔着湿润的双唇,还将头伸到孙哥的耳边,用那滑嫩的小舌尖去挑逗孙哥的耳朵。


孙哥的鸡吧仿佛要破裤而出,他的没有想到,在宴会上看似清纯的芳芳竟然这么淫荡。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骚,都要贱。真是一个欠操的极品浪货。


这条公路很漫长,还没有到头,但孙哥已经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他打开车后灯和报警闪光灯,直接将车停在了公路旁。


车刚停下,孙哥就已经控制不住的,扑在了芳芳那柔软而淫荡的娇躯上。


用手指在芳芳的骚穴里掏了掏,蘸了些许的浪水,放在嘴里,仔细品尝着芳芳那特有的骚味。


芳芳淫叫着:“孙哥,快来吧,别逗我了。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操我啊。”


孙哥看着芳芳的骚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就快速的掏出鸡吧,用力的塞进了芳芳空虚寂寞的骚穴深处。


鸡吧与湿润的骚穴火热的融合在一起,一阵阵鸡吧与被淫水浸湿润的骚穴的撞击声,在这狭窄的车内回响。


芳芳激烈的大声淫叫着:“啊,孙哥,你的大鸡吧操的我好舒服啊。使劲操我啊……啊……”


孙哥也大声回应着芳芳:“骚货,你就是一个淫荡的母狗。扭起你淫荡的屁股,让我看看你的骚样。”


芳芳听话的扭动着白嫩的丰臀,她将两条粉嫩的美腿,紧紧的夹住孙哥的腰。配合着孙哥每一次剧烈的抽插。


“啊…啊…孙哥,你好厉害啊…我的骚穴,被你干的……酥酥麻麻的……使劲操我啊。”


孙哥那充满了淫欲的大鸡吧,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插入芳芳的骚穴深处,芳芳被孙哥操的满脸淫荡,扭动着她那水蛇般的小蛮腰,配合着孙哥的动作,让每一次插入都完美的结合。


“孙哥…用力操我啊…我的小嫩逼被你操的快要爆炸了啊…使劲啊…啊…”


孙哥在芳芳那淫荡的娇声中,激动的浑身颤抖。他努力的挺着腰,感受着芳芳骚穴里的湿润和柔软。每一次插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芳芳那两条圆润修长的双腿,夹着孙哥那健壮的腰,两只白嫩的小脚,在孙哥的后背上调皮的摩擦着。


“嗯…啊…孙哥哥…你的鸡吧…操的我好有感觉啊…干死我吧…嗯…”


孙哥加快了速度,在芳芳那一阵阵浪叫下,终于达到了顶端,他飞快的拔出鸡吧,用手套弄着,将那白浓浓的精液用力的射在了芳芳淫秽的容颜上。


随后,孙哥虚弱的瘫软在芳芳柔软的娇躯上。


芳芳那滑嫩的小舌尖正舔着唇边的精液,她那修长的美腿,还在夹着孙哥的腰,意犹味尽的把那赤热的骚穴,贴在了孙哥已经软绵绵的鸡吧上。


“你这个骚货,贱人,是不是没被我操够啊。真他妈的骚。不过够味,哥喜欢。”


孙哥一边狠狠的说着,一边用手抠着芳芳的骚穴。在芳芳一阵阵浪叫声中。孙哥那软绵绵的鸡吧又重新的有了活力。高高的翘了起来。


车室内…又是淫乱无边…


偶尔有车辆经过,可以清晰的看见,马路旁边停泊的这辆车,正在剧烈的晃动。这么明目张胆的公路旁边玩车震,还真是少见!


孙哥在车里操了芳芳四回,才发泄出了心中的欲望。因为芳芳的肉体实在是太有感觉了,而且芳芳那娇滴滴的骚声,总是撩拨的孙哥心里痒痒的。


激情过后,芳芳淫乱的脸庞上,已经被孙哥的精液弄的湿糊糊的,芳芳还一脸贱样的用舌头舔着唇边的精液,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孙哥。


孙哥好想再把芳芳操几遍,但他的身体实在太需要休息了。无奈之下,孙哥只好忍住心中的欲火,把芳芳送回了家。


芳芳一脸淫态的向孙哥告别,临走时,还故意扭了扭自己那丰满的圆臀。将手指放进嘴里,轻轻的吮吸着,坚硬的乳头隔着衣服淫荡的翘立着。


孙哥舔了舔嘴唇,因为老婆打电话让他赶快回家,所以他发誓下次一定要好好的爆操这个骚货。便启动了车,扬长而去。


芳芳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了家门口。


随后,芳芳郁闷的发现家门的钥匙竟然忘记带出来了。芳芳十分气恼的跺了跺脚。


这寂静的深夜里,芳芳在马路上徘徊了一会,便向网吧走去,因为实在太累了,必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白天的,再找开锁公司来吧。


芳芳来到了家附近的一间网吧,开了台机器,便坐在电脑前无聊的浏览着网页。


这家网吧没有多少人,而且机器也很少,芳芳感觉实在太无趣了,便打开了自己平时最喜欢的一个黄色网站,随意的看着。


不一会,芳芳淫荡的身体,又热了起来,无尽的空虚感充斥着她的骚穴。芳芳的美腿紧紧的靠拢在一起,缓缓的摩擦着。芳芳的手指,也正在隔着衣服,轻轻的捻动已经坚硬了的小乳头。


芳芳真是一个天生的骚货贱逼,刚被人操了好几次,却还觉得不够爽,一脸骚态的看着屏幕上那些淫乱的画面。


随着芳芳抚摸自己的动作加快,她也渐渐发出弱不可闻的娇喘:


“嗯…嗯…噢…好舒服啊…嗯…”


芳芳的骚穴深处,已经涌出了,一股股的淫水,芳芳那圆翘的美臀,坐在椅子上,开始不安的扭动。


当淫水把芳芳的骚穴弄的湿糊糊的时候,芳芳已经被淫欲迷失了理智,她开始扭头向周围望去,好希望有个强壮的男人能看见她这淫荡的姿态。


尽管芳芳很骚很贱,但她仍旧做不出,走到某个男人的面前,诱惑着他用鸡吧来插自己的事情。


于是芳芳只好走进了网吧的厕所,她意乱情迷的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张开两条修长的美腿,用手抠弄着潮湿的浪穴。


“啊…啊…我好希望…好希望…有根大鸡吧…能来插我啊…啊…”


芳芳淫贱的一边浪叫着,一边回想着孙哥那根粗长的鸡吧和他那白浓的精液射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芳芳的圆臀靠在墙壁上大幅度的扭动着。她那两只高耸的椒乳已经被欲望涨满。变的沉甸甸了。


芳芳一边用手揉捏着坚硬的乳头,一边用手在湿糊糊的骚穴里抽插着。


“啊…我好想…好想…要…一根粗大的鸡吧…来操我的骚穴啊…”


芳芳大声的浪叫着,如果这时有个男人进入厕所,一定会听到芳芳的淫叫声。


芳芳自从认识了眼镜男以后,几乎每天都会被不同的男人干,起初是剧烈的反抗,慢慢的变成了顺从,现在,这种行为已经形成一种变态的欲望,紧紧的束缚着芳芳。


此时此刻,芳芳转过身,将雪白的双乳靠在冰冷的墙壁上轻轻的摩擦着,那粗糙不平的土墙给芳芳带来了刺激的感觉,她那两粒敏感而淫荡的小乳头,在墙壁上蹭来蹭去,仿佛被虫子啃咬的感觉,从芳芳坚硬的乳头蔓延到淫荡的身体里。这种奇妙的感觉,已经覆盖了芳芳残余的最后一丝理智。


芳芳如同刚吃完春药一样,两只高耸饱满的双乳,快速的在墙壁上摩擦着,而那丰满的翘臀,也在胡乱的扭动着,昏暗的灯光从天花板上射下,与芳芳的美臀辉映出淫秽的黄色光芒。


芳芳一边扭动着下贱的身体,一边用手抠挖着那湿淋淋的淫穴,芳芳已经完全的沉沦在淫欲里,她的浪水已经把骚穴弄的黏糊糊的了,还大滴大滴的流淌在大腿上,滴落在肮脏的地板上。


“啊…啊…噢…嗯…啊…啊…大鸡吧…操我…操我…”


芳芳昂起头,让淫贱无耻的话语回荡在寂静的厕所里。她的手指加快的速度在骚穴里抠挖着。


一根手指…


两根手指…


三根手指…


直到伸进了第四根手指,芳芳疯狂的用手指在骚穴里抽插着。她那雪白的臀沟处,是湿哒哒的骚穴,由于近几个月来,纵欲过度,数不清的鸡吧,都狠狠的操过芳芳这空虚的骚穴。没得上性病已经是芳芳的幸运了,但无奈她那原本鲜红的嫩穴,如今已经变得暗淡了许多。而那股股黏糊糊的骚水,味道也变得刺鼻,宛如千人骑万人插的妓女一样。


原本还比较清纯的芳芳,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已经变成了一个淫荡无耻的贱货。


也许…芳芳原本就具备这种潜质。


她那凸凹有致的娇嫩肉体,天生就是为了男人们服务的,还她那精致的容颜,只有在精液的衬托下,才会更加迷人,她那樱桃般的红唇,总是在期待着男人们巨大鸡吧的插入。


淫贱的芳芳,无耻的芳芳,风骚的芳芳。


在这间肮脏冰冷的网吧厕所内,她已经即将达到欲望的顶峰。她那两片被男人们吮吸得已经变的肥厚的双唇,已经溢出了亮晶晶的唾液。


“啊…要来了…啊…好舒服啊…啊…嗯…噢…啊啊啊…啊啊…”


在芳芳一阵阵高昂的浪叫声中,她终于攀登到了欲望的顶点。


芳芳用手掏了一把骚水,放在嘴里,大力的吮吸着。


芳芳满足的靠在墙壁上,她那雪白淫荡的身体,正在微微颤动着。而那两条修长的美腿,正大大的叉开着,芳芳那黑色的丛林谷地,已经被骚水浸的湿淋淋了,芳芳轻轻的摇晃着她那饱满的圆臀,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便整理好衣服,走出了网吧的厕所……


清晨,刚包完宿的大批人群,从网吧中撤出,趴在电脑前的芳芳被机修摇醒,芳芳的胸部还被机修趁机摸了几下。


芳芳不但没有生气,还妩媚的看了看机修,机修被芳芳那骚浪的眼神挑拨的鸡吧都高高翘起来了。真想把满脸骚态的芳芳压倒在地,狠狠的蹂躏她的雪白肉体。


芳芳扭着她那丰满的圆臀,走过机修身边,还风骚的用软绵绵的臀部撞了一下机修的胯部,机修也摸了几把芳芳那又大又圆的翘臀,用饥渴的眼神看着芳芳。


芳芳用手背碰了碰机修那隔着裤子挺立的鸡吧,然后扭着屁股向卫生间走去,机修马上跟了过去,他与芳芳来到厕所里面,机修反手把门锁上,还在门口立了一块正在维修的牌子。便像饿狼一样,把芳芳紧紧搂住,两只大手在芳芳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游移着,芳芳那薄薄的衣服下,能清晰的看见乳头的形状。两条美腿交织在一起,在短裙下,显得无比风骚。


机修刚撩起芳芳的裙子,才发现这个小骚货,竟然没有穿内裤。而且那黑森林已经被浪水浸的湿淋淋的,在那两片肥厚的阴唇间,还能看见不知道是哪位男人留下的精液。


芳芳在机修面前淫荡的扭着身体,那两粒小乳头,已经隔着衣服向机修淫荡的硬了起来,机修看着芳芳这淫荡的骚样,在不知道多少男人的身底下浪叫的情形,鸡吧就是一阵阵颤动。


“你这个骚货,昨天晚上我就注意你好久了,穿得这么漏,又一脸欠操样,主动勾引老子来厕所,你真是个欠操的贱货。”


芳芳听了机修的话,并不生气,因为她好喜欢被男人侮辱自己的感觉,每当被男人说自己是骚货淫娃时,她的嫩穴里就会感觉湿哒哒的,小乳头也会硬硬的,身体感觉酥麻麻的,变态的芳芳真是迷恋着这种感觉呢。


“对啊…我就是骚货…淫娃…我就是下贱…人家好喜欢…男人们的大鸡吧啊…机修哥哥…你关注我很久了吧…想不想用你的大鸡吧…来操我的浪穴呢…快来吧…人家都等不及了…”


芳芳一边用骚浪的声音刺激着机修,一边将两条嫩腿张开,让自己那淫水遍布的骚穴,完全的暴露在机修的眼底。


机修顿时克制不住了,马上低下头,埋在芳芳的两腿间,用舌头刺入芳芳的骚穴。去吮吸那带有浓重腥味的浪水,真是成熟女人的味道呢。


“嗯…啊…别舔啊…烦人…别…别啊…别搞我了…快插我嘛…”


机修一边舔着芳芳的浪穴,一边用手插入芳芳那潮湿的菊花眼,轻微的抽动着。


敏感的芳芳承受着骚穴和屁眼的双重刺激,那阵阵的浪叫已不停的回荡在厕所里:


“啊…啊…嗯…不要…不…嗯…别弄了…快来操我啊…啊…”


芳芳抓住机修乱糟糟的头发,嘴里喊着不要不要,可双手却将机修的头用力的往下按着,骚穴里的股股浪水,已经在机修的大力吮吸下,不停的涌入机修的口腔内。


机修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便抬起头,让芳芳转过身,将她那又圆又翘的大屁股,高高撅起,那软绵绵的臀沟间,是混合了机修唾液与淫水的骚穴。


机修掏出鸡吧,让龟头抵住芳芳湿淋淋的淫穴,摩擦了几下,换来了芳芳的阵阵浪叫。然后,机修用足了力气,猛力的插了进去。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好哥哥…插死我吧…我的浪穴好爽啊…好酥麻啊…啊…”


机修抓住芳芳软绵绵的两团臀峰,用手指摩擦着芳芳那湿润的屁眼。让鸡吧每一次的插入,都能完全的没入芳芳的骚穴。


“啊…啊…嗯…噢…啊…干死我吧…啊…快点啊…啊…”


机修的小腹与芳芳的圆臀,快速的撞击着,发出淫荡的“啪啪”声。芳芳也扭动着屁股。配合的向机修拱着臀部。


“啊…嗯…啊…插爆我啦…使劲啊…啊…啊…嗯…”


机修更加大力与快速的抽插着芳芳的浪穴。还用手拍打着芳芳的雪臀,芳芳被机修操的,嘴角都流出了亮晶晶唾液。


“嗯…嗯…嗯…哥哥…你…插的我…好爽啊…啊…嗯…啊…”


在芳芳一阵阵浪叫中,机修终于受不了的,拔出了鸡吧,将浓浓的精液射在了芳芳的屁股上……


谁知道芳芳竟然转过头来,对着机修说道:


“人家还不够爽,你怎么就不行了。好没用啊。”


机修看着芳芳那没有被满足的淫态。刚想说什么,就在这时,门突然晃了几下,然后被强力的拉开,门外站着其他几位机修。他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哥们,你完事了吧?我们听了好久了。鸡吧早就硬的不行了,这个骚货,真是极品啊。你没操爽她。咱们就继续操她。哈哈哈。”


说着,他们将机修拉出门外,然后一拥而上,将芳芳围成一团,关上了门。


芳芳看着面前这几位机修,每个人都掏出了形状各异的鸡吧,顿时开心了笑了起来…


于是,网吧的厕所里,传来了阵阵的浪叫与喘息声……


芳今年十八岁,她已经不上学了,在一家KTV里当坐台。


她们那的KTV啊,是比较正规的那种了。如果有客人点小姐的话,顶多是陪唱唱歌,如果涉及到上床方面,那是绝不允许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这种场合,难免有些色眯眯的怪叔叔,或者闷骚的小伙,占芳芳的便宜。再加上,芳芳长得天生丽质,而且年龄又小,身材发育的也特别棒,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蛮腰,挺翘的圆臀,再配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显得格外迷人。


一天,KTV里,有个客人要点芳芳出台,说要请她去酒吧玩,芳芳看那个男人,长得斯斯文文的,而且还戴了一幅金丝眼镜,显得很老实,就答应了他。


芳芳上了那个男人的车,车飞速行驶了大约半小时,可目的地却不是酒吧。


芳芳惊慌的问道:“喂,这是哪里啊,不是说要去酒吧吗?”


眼镜男淫荡的笑了笑,对芳芳说道:“小美人,你知道吗?我忍了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种水灵灵的小姐,快来吧。我的鸡吧都硬得不行了。”


眼镜男一边淫笑着,一边把芳芳扑倒在车后座上。


芳芳虽然是一名KTV的坐台小姐,但她的行为还是蛮端正的,除了处过两个男朋友,上过几次床以外,就没什么其他经历,在这个腐败的社会上,芳芳虽然说不上清纯,但总比那些小姐们强多了,可今天却遇到这事。


芳芳激烈的反抗着:“啊…你快放手啊…你…你…你个流氓败类…放开我…”


眼镜男不理会芳芳的挣扎,把手探进了芳芳的短裙内,抚摸芳芳那滑嫩修长的美腿,另一只手已经侵袭到芳芳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捏芳芳那高耸的嫩乳。


芳芳尖叫着:“你快放…放手…我绝不放过…过你…我要报警…让警察…抓你…你…你…无耻卑鄙…”


眼镜男大笑道:“操,你个臭婊子,跟老子装什么纯情,哥哥我有的是钱,给哥哥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


芳芳挣扎着:“我不要钱…你放我走…啊…别摸那…啊…放手啊…”


眼镜男抬手给了芳芳一个耳光,大骂道:“你个骚货,都这时候了,还装鸡吧纯,你要再叫再动,老子废了你。”


眼镜男说着,掏出一把尖刀,在那锋利的刀刃映照下,芳芳放弃了挣扎,边推边就的在男人怀抱里轻微挣扎着。


芳芳的充满肉感的娇躯在眼镜男的怀里缓缓扭动着。眼镜男的双眼里充满了色欲。眼镜男控制不住的扒去了芳芳的上衣和胸罩,那对雪白的嫩乳顿时暴露在空气下。


芳芳的胸部真的很大,而且乳头的颜色还是可爱的粉红。


眼镜男揉捏着芳芳的嫩乳,用舌头去吮吸那乳尖上粉红的蓓蕾。


芳芳喘息着:“啊…嗯…不要啊…求求你…大哥…嗯…放了我吧…”


眼镜男淫秽的笑着:“小美人,你的身子可真极品啊,今天大爷我走运了。老实点。”


芳芳恐惧的用手轻微抗拒着眼镜男的抚摸,但渐渐的,芳芳开始有了感觉,两条美腿之间的黑林谷地里,已经潮湿了起来。


眼镜男一边吮吸着芳芳那两粒已经坚硬了的小乳头,一边把他那挺立的大鸡吧掏出来,在芳芳两条修长的美腿上蹭着。


芳芳脸色潮红的抵抗着,她的声音弱不可闻:“嗯…哎…嗯…别…别啊…放开我啊…嗯…”


芳芳的身体很敏感,以前和男友在一起的时候,任何暧昧的举动,都会让芳芳有反应,而此时眼镜男的进攻,已经让芳芳的恐惧渐渐淡化,被身体深处的愉悦所取代。


眼镜男看着芳芳那亮泽湿润的双唇里发出娇吟,眼镜男突然像野兽般的吻住了芳芳的双唇,芳芳那滑嫩的小舌尖被眼镜男紧紧含住,眼镜男用力的吮吸着芳芳嘴里的香津。


“唔…唔…唔…唔…嗯…”


芳芳被眼镜男疯狂的舌吻逼得几乎透不过气来,芳芳的唾液不断的被眼镜男吸进口中。在这疯狂的吮吸下,芳芳感觉两腿之间的蜜洞里,已经蜜汁泛滥了。而芳芳雪白的嫩乳,仍旧在眼镜男的手中被挤压着。眼镜男还不断的用手指刮着芳芳坚硬的乳头,芳芳在眼镜男的身体下缓缓扭动着,而那两条雪白的美腿,也紧紧的夹在一起,轻微摩擦着。


眼睛男抽出舌头把头转向了芳芳那两条白嫩美腿间的黑色丛林,那丛林里正是那粉红色的小蜜穴,敏感的芳芳早已经蜜汁狂流了,眼镜男埋在芳芳的蜜穴上,用手拉开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把舌头刺入芳芳的蜜穴里,疯狂的吮吸着芳芳那带有微微的骚味却新鲜无比的蜜水。


“啊…哎啊…啊啊啊啊啊…别…别舔那里啊…快…快把舌头…拿走……”


眼镜男的眼镜上,已经被芳芳那因为兴奋而大量喷出的蜜汁溅湿了,那黏黏的蜜水,就这样流淌在眼镜男的眼镜片上,显得格外的淫秽。


“你个骚货,老子给你舔穴你还不乐意了?不过你这小嫩逼可真是爽啊。没有那些淫娃骚货的冲味,老子很喜欢,我要多喝一点你的浪水啊……哈哈哈哈。”


眼镜男对着芳芳疯狂而淫荡的笑着,随后,眼镜男用舌头在芳芳的蜜穴里用力的刺入,开始无方向的搅动,眼镜男那又长又厚的舌尖,灵活的刺入芳芳的蜜穴深处,轻轻的扫过肉壁,又抽了出来,带出了大量的蜜汁,眼镜男仍然没个够的吮吸着芳芳的蜜水。


“哎…嗯…求求你了…哥哥…别舔了…啊…嗯…我受不了…好难受…”


眼镜男抬起头,看着芳芳那香汗淋漓的俏脸,和那双充满了难受却夹杂着渴望的双眸,还有那幅扭动不已的粉嫩娇躯,再加上芳芳的蜜汁的味道。顿时让眼镜男忍无可忍了。


“你个骚货,叫的这么淫荡,看你这欠操样,老子今天一定给你干上天。你个烂逼!”


眼镜男大声的叫骂着,把眼镜甩到一旁,用手擦去嘴边剩余的蜜水,分开芳芳白嫩的双腿,把他那已经高高涨起无比坚硬的巨棒,用力的贯入芳芳那湿哒哒的小蜜穴。


“啊…啊…啊啊啊…嗯…啊…疼啊…啊…”


眼镜男用手指捏住芳芳那翘立的小乳头,用力的撕扯着,同时,他那巨大的肉棒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抽插着芳芳的蜜穴。


“嗯…啊…嗯…轻点啊…啊…嗯…啊…噢…”


眼镜男掐得芳芳那两粒坚硬的小乳头,不顾芳芳的疼痛,用力的挺着腰,使出全身的力量,冲击着芳芳那黏糊糊的蜜洞。


“嗯…啊…噢…啊…啊啊啊…嗯…”


眼镜男又猛烈的插了数十下之后,就拔出他的大鸡吧,快速的用手套弄着,伴随着眼镜男一声满足的叹息,他将因为兴奋而憋了很久的精液射在了芳芳那潮红的脸上。


眼镜男精疲力竭的躺在芳芳旁边。


“你个骚货,一会等老子恢复好了,一定操烂你的逼,长的这么纯情,叫的真他妈骚,一脸欠操样。骚货!淫娃!臭婊子!”


眼镜男在芳芳的耳边一边侮辱着她。一边用手指在芳芳的蜜穴里疯狂抽动。同时还用舌头舔着芳芳那敏感的耳朵眼。


“嗯…哎呀…人家受不了啦…啊…嗯…嗯…”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嗯…噢…”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的芳芳已经完全抛弃了理智,疯狂而又淫荡的大声浪叫着。在眼镜男用手指插动了几百下后,芳芳在一阵又一阵的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


可眼镜男看着芳芳那淫荡的表情,已经软绵绵的肉棒又重新的立了起来,他二话不说的将大鸡吧插进了芳芳的双唇里……


那一次,眼镜男与芳芳在车里用各种姿势做了六次,直到眼镜男虚弱的一点精液射不出来才停止,而同样筋疲力尽的芳芳却没有被人硬上后的恐惧感,相反,她感到很过瘾,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被陌生的男人野兽般的抽插,真是好兴奋的感觉呢…


那次以后,眼镜男多次的找到芳芳,在各种场合下操她,树林中…厕所里…天台上…楼梯间…录像厅…甚至在中学的午夜操场上都干过。


眼镜男还找了他的各种朋友来一起操芳芳。


现在的芳芳已经彻底的从闷骚转变为露骨的淫荡。已经由一个还有几丝良知的少女,变成了人尽可夫的骚货。


午夜时分,黑色的汽车正奔驰在马路上,车内,是一片春色。


一位中年男子开着车,可他的注意力却很不集中,因为。他的身旁,有一位妙龄女郎张开着白嫩的双腿,用手指在两条美腿之间,抠挖着湿淋淋的骚穴。而她的另一只手,正在那位中年男子的裤裆上抚摸。


这个女子就是芳芳,现在的她,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骚货。


今天,芳芳的朋友过生日,在宴会上,芳芳喝的醉熏熏的,因为芳芳和这位中年男子聊的很愉快,中年男子就送芳芳回家了。


这位中年男子姓孙,因为年龄比较大,还是芳芳朋友的哥哥。人们都叫他孙哥。


孙哥的鸡吧早已经被欲望充满了。他的鸡吧在芳芳那又嫩又白的小手抚摸下,已经如同擎天巨柱般高高翘起。


芳芳那娇滴滴的声音不断的刺激着孙哥:


“孙哥,人家好想要嘛。你的鸡吧好大啊。好硬啊。真是男人啊。快来插我啊。”


孙哥一边听着芳芳的骚声,一边集中注意力开车。


芳芳看着孙哥那因为紧张和激动和发红的脸庞,淫荡的低笑着:


“孙哥,你的样子好窘噢,既然忍不住。就停车来干我嘛。你快看啊。”


孙哥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只见芳芳正对着孙哥,撅起又圆又大的雪白臀部。那双股之间的骚穴早已经被淫水浸湿。而芳芳的手指正在骚穴里不停的抠挖着。淫水缓缓的从骚穴里溢出。骚穴周围的黑毛,已经被沾染的湿淋淋了。


“孙哥,好看吗?”


孙哥,咽了咽唾液,结巴的说道:“真…真好看。”


芳芳用手隔着裤子,揉捏着孙哥圆圆的龟头。芳芳用舌头不断的舔着湿润的双唇,还将头伸到孙哥的耳边,用那滑嫩的小舌尖去挑逗孙哥的耳朵。


孙哥的鸡吧仿佛要破裤而出,他的没有想到,在宴会上看似清纯的芳芳竟然这么淫荡。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骚,都要贱。真是一个欠操的极品浪货。


这条公路很漫长,还没有到头,但孙哥已经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他打开车后灯和报警闪光灯,直接将车停在了公路旁。


车刚停下,孙哥就已经控制不住的,扑在了芳芳那柔软而淫荡的娇躯上。


用手指在芳芳的骚穴里掏了掏,蘸了些许的浪水,放在嘴里,仔细品尝着芳芳那特有的骚味。


芳芳淫叫着:“孙哥,快来吧,别逗我了。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操我啊。”


孙哥看着芳芳的骚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就快速的掏出鸡吧,用力的塞进了芳芳空虚寂寞的骚穴深处。


鸡吧与湿润的骚穴火热的融合在一起,一阵阵鸡吧与被淫水浸湿润的骚穴的撞击声,在这狭窄的车内回响。


芳芳激烈的大声淫叫着:“啊,孙哥,你的大鸡吧操的我好舒服啊。使劲操我啊……啊……”


孙哥也大声回应着芳芳:“骚货,你就是一个淫荡的母狗。扭起你淫荡的屁股,让我看看你的骚样。”


芳芳听话的扭动着白嫩的丰臀,她将两条粉嫩的美腿,紧紧的夹住孙哥的腰。配合着孙哥每一次剧烈的抽插。


“啊…啊…孙哥,你好厉害啊…我的骚穴,被你干的……酥酥麻麻的……使劲操我啊。”


孙哥那充满了淫欲的大鸡吧,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插入芳芳的骚穴深处,芳芳被孙哥操的满脸淫荡,扭动着她那水蛇般的小蛮腰,配合着孙哥的动作,让每一次插入都完美的结合。


“孙哥…用力操我啊…我的小嫩逼被你操的快要爆炸了啊…使劲啊…啊…”


孙哥在芳芳那淫荡的娇声中,激动的浑身颤抖。他努力的挺着腰,感受着芳芳骚穴里的湿润和柔软。每一次插入,都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芳芳那两条圆润修长的双腿,夹着孙哥那健壮的腰,两只白嫩的小脚,在孙哥的后背上调皮的摩擦着。


“嗯…啊…孙哥哥…你的鸡吧…操的我好有感觉啊…干死我吧…嗯…”


孙哥加快了速度,在芳芳那一阵阵浪叫下,终于达到了顶端,他飞快的拔出鸡吧,用手套弄着,将那白浓浓的精液用力的射在了芳芳淫秽的容颜上。


随后,孙哥虚弱的瘫软在芳芳柔软的娇躯上。


芳芳那滑嫩的小舌尖正舔着唇边的精液,她那修长的美腿,还在夹着孙哥的腰,意犹味尽的把那赤热的骚穴,贴在了孙哥已经软绵绵的鸡吧上。


“你这个骚货,贱人,是不是没被我操够啊。真他妈的骚。不过够味,哥喜欢。”


孙哥一边狠狠的说着,一边用手抠着芳芳的骚穴。在芳芳一阵阵浪叫声中。孙哥那软绵绵的鸡吧又重新的有了活力。高高的翘了起来。


车室内…又是淫乱无边…


偶尔有车辆经过,可以清晰的看见,马路旁边停泊的这辆车,正在剧烈的晃动。这么明目张胆的公路旁边玩车震,还真是少见!


孙哥在车里操了芳芳四回,才发泄出了心中的欲望。因为芳芳的肉体实在是太有感觉了,而且芳芳那娇滴滴的骚声,总是撩拨的孙哥心里痒痒的。


激情过后,芳芳淫乱的脸庞上,已经被孙哥的精液弄的湿糊糊的,芳芳还一脸贱样的用舌头舔着唇边的精液,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孙哥。


孙哥好想再把芳芳操几遍,但他的身体实在太需要休息了。无奈之下,孙哥只好忍住心中的欲火,把芳芳送回了家。


芳芳一脸淫态的向孙哥告别,临走时,还故意扭了扭自己那丰满的圆臀。将手指放进嘴里,轻轻的吮吸着,坚硬的乳头隔着衣服淫荡的翘立着。


孙哥舔了舔嘴唇,因为老婆打电话让他赶快回家,所以他发誓下次一定要好好的爆操这个骚货。便启动了车,扬长而去。


芳芳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了家门口。


随后,芳芳郁闷的发现家门的钥匙竟然忘记带出来了。芳芳十分气恼的跺了跺脚。


这寂静的深夜里,芳芳在马路上徘徊了一会,便向网吧走去,因为实在太累了,必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白天的,再找开锁公司来吧。


芳芳来到了家附近的一间网吧,开了台机器,便坐在电脑前无聊的浏览着网页。


这家网吧没有多少人,而且机器也很少,芳芳感觉实在太无趣了,便打开了自己平时最喜欢的一个黄色网站,随意的看着。


不一会,芳芳淫荡的身体,又热了起来,无尽的空虚感充斥着她的骚穴。芳芳的美腿紧紧的靠拢在一起,缓缓的摩擦着。芳芳的手指,也正在隔着衣服,轻轻的捻动已经坚硬了的小乳头。


芳芳真是一个天生的骚货贱逼,刚被人操了好几次,却还觉得不够爽,一脸骚态的看着屏幕上那些淫乱的画面。


随着芳芳抚摸自己的动作加快,她也渐渐发出弱不可闻的娇喘:


“嗯…嗯…噢…好舒服啊…嗯…”


芳芳的骚穴深处,已经涌出了,一股股的淫水,芳芳那圆翘的美臀,坐在椅子上,开始不安的扭动。


当淫水把芳芳的骚穴弄的湿糊糊的时候,芳芳已经被淫欲迷失了理智,她开始扭头向周围望去,好希望有个强壮的男人能看见她这淫荡的姿态。


尽管芳芳很骚很贱,但她仍旧做不出,走到某个男人的面前,诱惑着他用鸡吧来插自己的事情。


于是芳芳只好走进了网吧的厕所,她意乱情迷的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张开两条修长的美腿,用手抠弄着潮湿的浪穴。


“啊…啊…我好希望…好希望…有根大鸡吧…能来插我啊…啊…”


芳芳淫贱的一边浪叫着,一边回想着孙哥那根粗长的鸡吧和他那白浓的精液射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芳芳的圆臀靠在墙壁上大幅度的扭动着。她那两只高耸的椒乳已经被欲望涨满。变的沉甸甸了。


芳芳一边用手揉捏着坚硬的乳头,一边用手在湿糊糊的骚穴里抽插着。


“啊…我好想…好想…要…一根粗大的鸡吧…来操我的骚穴啊…”


芳芳大声的浪叫着,如果这时有个男人进入厕所,一定会听到芳芳的淫叫声。


芳芳自从认识了眼镜男以后,几乎每天都会被不同的男人干,起初是剧烈的反抗,慢慢的变成了顺从,现在,这种行为已经形成一种变态的欲望,紧紧的束缚着芳芳。


此时此刻,芳芳转过身,将雪白的双乳靠在冰冷的墙壁上轻轻的摩擦着,那粗糙不平的土墙给芳芳带来了刺激的感觉,她那两粒敏感而淫荡的小乳头,在墙壁上蹭来蹭去,仿佛被虫子啃咬的感觉,从芳芳坚硬的乳头蔓延到淫荡的身体里。这种奇妙的感觉,已经覆盖了芳芳残余的最后一丝理智。


芳芳如同刚吃完春药一样,两只高耸饱满的双乳,快速的在墙壁上摩擦着,而那丰满的翘臀,也在胡乱的扭动着,昏暗的灯光从天花板上射下,与芳芳的美臀辉映出淫秽的黄色光芒。


芳芳一边扭动着下贱的身体,一边用手抠挖着那湿淋淋的淫穴,芳芳已经完全的沉沦在淫欲里,她的浪水已经把骚穴弄的黏糊糊的了,还大滴大滴的流淌在大腿上,滴落在肮脏的地板上。


“啊…啊…噢…嗯…啊…啊…大鸡吧…操我…操我…”


芳芳昂起头,让淫贱无耻的话语回荡在寂静的厕所里。她的手指加快的速度在骚穴里抠挖着。


一根手指…


两根手指…


三根手指…


直到伸进了第四根手指,芳芳疯狂的用手指在骚穴里抽插着。她那雪白的臀沟处,是湿哒哒的骚穴,由于近几个月来,纵欲过度,数不清的鸡吧,都狠狠的操过芳芳这空虚的骚穴。没得上性病已经是芳芳的幸运了,但无奈她那原本鲜红的嫩穴,如今已经变得暗淡了许多。而那股股黏糊糊的骚水,味道也变得刺鼻,宛如千人骑万人插的妓女一样。


原本还比较清纯的芳芳,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已经变成了一个淫荡无耻的贱货。


也许…芳芳原本就具备这种潜质。


她那凸凹有致的娇嫩肉体,天生就是为了男人们服务的,还她那精致的容颜,只有在精液的衬托下,才会更加迷人,她那樱桃般的红唇,总是在期待着男人们巨大鸡吧的插入。


淫贱的芳芳,无耻的芳芳,风骚的芳芳。


在这间肮脏冰冷的网吧厕所内,她已经即将达到欲望的顶峰。她那两片被男人们吮吸得已经变的肥厚的双唇,已经溢出了亮晶晶的唾液。


“啊…要来了…啊…好舒服啊…啊…嗯…噢…啊啊啊…啊啊…”


在芳芳一阵阵高昂的浪叫声中,她终于攀登到了欲望的顶点。


芳芳用手掏了一把骚水,放在嘴里,大力的吮吸着。


芳芳满足的靠在墙壁上,她那雪白淫荡的身体,正在微微颤动着。而那两条修长的美腿,正大大的叉开着,芳芳那黑色的丛林谷地,已经被骚水浸的湿淋淋了,芳芳轻轻的摇晃着她那饱满的圆臀,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便整理好衣服,走出了网吧的厕所……


清晨,刚包完宿的大批人群,从网吧中撤出,趴在电脑前的芳芳被机修摇醒,芳芳的胸部还被机修趁机摸了几下。


芳芳不但没有生气,还妩媚的看了看机修,机修被芳芳那骚浪的眼神挑拨的鸡吧都高高翘起来了。真想把满脸骚态的芳芳压倒在地,狠狠的蹂躏她的雪白肉体。


芳芳扭着她那丰满的圆臀,走过机修身边,还风骚的用软绵绵的臀部撞了一下机修的胯部,机修也摸了几把芳芳那又大又圆的翘臀,用饥渴的眼神看着芳芳。


芳芳用手背碰了碰机修那隔着裤子挺立的鸡吧,然后扭着屁股向卫生间走去,机修马上跟了过去,他与芳芳来到厕所里面,机修反手把门锁上,还在门口立了一块正在维修的牌子。便像饿狼一样,把芳芳紧紧搂住,两只大手在芳芳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游移着,芳芳那薄薄的衣服下,能清晰的看见乳头的形状。两条美腿交织在一起,在短裙下,显得无比风骚。


机修刚撩起芳芳的裙子,才发现这个小骚货,竟然没有穿内裤。而且那黑森林已经被浪水浸的湿淋淋的,在那两片肥厚的阴唇间,还能看见不知道是哪位男人留下的精液。


芳芳在机修面前淫荡的扭着身体,那两粒小乳头,已经隔着衣服向机修淫荡的硬了起来,机修看着芳芳这淫荡的骚样,在不知道多少男人的身底下浪叫的情形,鸡吧就是一阵阵颤动。


“你这个骚货,昨天晚上我就注意你好久了,穿得这么漏,又一脸欠操样,主动勾引老子来厕所,你真是个欠操的贱货。”


芳芳听了机修的话,并不生气,因为她好喜欢被男人侮辱自己的感觉,每当被男人说自己是骚货淫娃时,她的嫩穴里就会感觉湿哒哒的,小乳头也会硬硬的,身体感觉酥麻麻的,变态的芳芳真是迷恋着这种感觉呢。


“对啊…我就是骚货…淫娃…我就是下贱…人家好喜欢…男人们的大鸡吧啊…机修哥哥…你关注我很久了吧…想不想用你的大鸡吧…来操我的浪穴呢…快来吧…人家都等不及了…”


芳芳一边用骚浪的声音刺激着机修,一边将两条嫩腿张开,让自己那淫水遍布的骚穴,完全的暴露在机修的眼底。


机修顿时克制不住了,马上低下头,埋在芳芳的两腿间,用舌头刺入芳芳的骚穴。去吮吸那带有浓重腥味的浪水,真是成熟女人的味道呢。


“嗯…啊…别舔啊…烦人…别…别啊…别搞我了…快插我嘛…”


机修一边舔着芳芳的浪穴,一边用手插入芳芳那潮湿的菊花眼,轻微的抽动着。


敏感的芳芳承受着骚穴和屁眼的双重刺激,那阵阵的浪叫已不停的回荡在厕所里:


“啊…啊…嗯…不要…不…嗯…别弄了…快来操我啊…啊…”


芳芳抓住机修乱糟糟的头发,嘴里喊着不要不要,可双手却将机修的头用力的往下按着,骚穴里的股股浪水,已经在机修的大力吮吸下,不停的涌入机修的口腔内。


机修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便抬起头,让芳芳转过身,将她那又圆又翘的大屁股,高高撅起,那软绵绵的臀沟间,是混合了机修唾液与淫水的骚穴。


机修掏出鸡吧,让龟头抵住芳芳湿淋淋的淫穴,摩擦了几下,换来了芳芳的阵阵浪叫。然后,机修用足了力气,猛力的插了进去。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啊…好哥哥…插死我吧…我的浪穴好爽啊…好酥麻啊…啊…”


机修抓住芳芳软绵绵的两团臀峰,用手指摩擦着芳芳那湿润的屁眼。让鸡吧每一次的插入,都能完全的没入芳芳的骚穴。


“啊…啊…嗯…噢…啊…干死我吧…啊…快点啊…啊…”


机修的小腹与芳芳的圆臀,快速的撞击着,发出淫荡的“啪啪”声。芳芳也扭动着屁股。配合的向机修拱着臀部。


“啊…嗯…啊…插爆我啦…使劲啊…啊…啊…嗯…”


机修更加大力与快速的抽插着芳芳的浪穴。还用手拍打着芳芳的雪臀,芳芳被机修操的,嘴角都流出了亮晶晶唾液。


“嗯…嗯…嗯…哥哥…你…插的我…好爽啊…啊…嗯…啊…”


在芳芳一阵阵浪叫中,机修终于受不了的,拔出了鸡吧,将浓浓的精液射在了芳芳的屁股上……


谁知道芳芳竟然转过头来,对着机修说道:


“人家还不够爽,你怎么就不行了。好没用啊。”


机修看着芳芳那没有被满足的淫态。刚想说什么,就在这时,门突然晃了几下,然后被强力的拉开,门外站着其他几位机修。他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哥们,你完事了吧?我们听了好久了。鸡吧早就硬的不行了,这个骚货,真是极品啊。你没操爽她。咱们就继续操她。哈哈哈。”


说着,他们将机修拉出门外,然后一拥而上,将芳芳围成一团,关上了门。


芳芳看着面前这几位机修,每个人都掏出了形状各异的鸡吧,顿时开心了笑了起来…


于是,网吧的厕所里,传来了阵阵的浪叫与喘息声……


上一篇:0 小舅子的老婆

下一篇:0 美容院艳遇
0 顶级骚货-芳芳的奇遇,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版權 2004-2020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4-2020 By 要看网-黄色小说频道